汉兴式重工(宁夏回族自治区)集团有限公司:秦始皇焚书坑儒,楚国对鲁地的整合,对“秦亡汉兴”有哪些影响

来自:

战国早期,鲁国、宋国、郑国都发生了和三晋、田齐一样的政权更替事件,建立起国君名实不副、权臣成为事实上的统治者的君臣易位的政权

先是越国因为越王无疆的“释齐而伐楚”为楚怀王所灭,并在之后得到春申君的开发。后又有战国晚期国力最强大的小国宋国因为天下走向大一统的历史大势而为齐国灭亡,并在齐闵王败亡后为魏、楚瓜分。最后,鲁国也因为楚国的东渐为春申君所灭。

越国、鲁国通过封闭守旧、不思进取,使民众在纯朴中保留了在下一阶段走向强大的精神力量,从而与来自宋国的反抗力量一起实现了“秦亡汉兴”。

不论是“新兴政权”,还是“新兴民族”,其所具备的“新”的因素都是国家强盛的决定性力量。

01从孔壁书的传抄古文字体看楚、鲁文化结合的完成

春申君灭鲁后,楚、鲁文化在楚国统治下进一步结合,最著名的是秦末孔壁藏书对楚文字的使用。秦始皇三十四年,秦始皇在李斯建议下颁布了焚书令,面对秦朝的焚书,孔鲋通过在墙壁中藏书来保存儒家典籍,从而在几十年后被发现

孔壁藏书主要包括《古文尚书》及《礼记》、《论语》、《孝经》等文献。《汉书艺文志》中所载发现时间“武帝末”应为“景帝末”之误。

孔鲋后来参与了陈胜、吴广起义,直到去世,为推翻秦朝作出了重大贡献。关于孔壁藏书的文字类型,传统上一般认为是齐鲁文字。但是李学勤先生在《论孔壁中书的文字类型》一文中指出:原来,到战国之末,孔壁所在曲阜已经不是鲁国,而是楚国的一部分了

楚国在鲁国故地的几十年统治实现了楚、鲁文化的结合,从而使得孔壁藏书的文字类型为楚文字。这一文化上的融合进一步促进了儒家学者在后来的亡秦必楚中发挥出举足轻重的重要作用

02儒法矛盾背景下的秦始皇焚书

早在战国时期,三晋、田齐等新兴政权就和“燔诗书”的商鞅一样,通过焚烧古代书籍来维护自己统治秦始皇二十六年,秦始皇统一中国,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中央集权大一统王朝秦朝

秦朝建立后,在继续实行法家道路的同时,也采取“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文化措施,对诸子百家特别是文化水平最发达的儒家采取宽容政策。

但是,秦始皇三十四年,经过一场儒生和李斯之间的朝堂辩论后,秦始皇在李斯建议下颁布了焚书令,开始打击儒家思想。《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了这一事件的全过程。

可见焚书令下达的原因是博士淳于越主张学习商周实行分封制,丞相李斯则认为应该实行郡县制,反对儒家师古非今,从而主张烧天下诗书,来打击儒家思想,并得到了秦始皇的支持。

秦始皇焚书造成了先秦文献的巨大损失,由于焚书令中有“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之”,长期以来对秦始皇焚书的主要目的到底是“废先王之道”、打击儒家思想,还是“焚百家之言”,禁锢言论自由,学术界一直有不同意见。

面对秦始皇焚书的暴行,孔鲋将诗书藏于家中墙壁,孔鲋作为陈胜的太傅,参与到起义军的具体事务之中。

特别是劝谏陈胜要恢复山东六国以通三统,遭到陈胜的反对孔鲋最后在陈胜、吴广反秦起义失败的痛苦失望中去世,他在弥留之际告诫自己的弟子,鲁国传承下来的儒家思想一定能挺过这一黎明前的黑暗的最困难的时刻,在今后得到发扬。

总之,秦朝建立后儒家思想和法家思想的矛盾成为秦始皇焚书的导火索。秦始皇对儒家思想的打击使秦朝加重了在法家思想指导下对民众的暴政,也使儒家学者参与到反秦斗争之中,壮大了反秦起义军的队伍,加速了秦朝的灭亡

秦始皇焚书的暴行并没有带来秦朝统治的长治久安。不久,秦朝就在刘邦、项羽的反秦起义中走向灭亡,“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随着秦朝的倒下,历史的车轮将会验证儒家思想的兴起这一时刻的到来。

03鲁国文化对汉武帝“独尊儒术”的影响

汉朝建立后,在道家黄老思想的指导下实行“无为而治”,与民休息,一开始并没有推崇儒家思想。在这一政治背景下,以齐鲁地区为中心的儒家思想也在结合时势不断地发展

例如汉高祖刘邦没有废除“挟书律”,并在儒生的帽子里撒尿,身体力行实践着自己的道家思想。汉惠帝四年“除挟书律”,儒家思想开始可以公开传播。

汉文帝时,通过伏生的传授,今文尚书开始得到流传。但是,文景时期的统治思想依然是道家黄老思想,尤其是掌握朝政的窦太后更是道家思想的坚决支持者。

元前141年汉武帝即位后,儒家思想的地位得到了重大转折。建元元年,汉武帝首先按照丞相田蚡的上奏罢免了法家和纵横家的贤良。然后又任用鲁人王臧建立明堂,推崇儒家思想

由于遭到窦太后的反对,第二年赵绾、王臧被免职而自杀。儒家思想的发展受到较大的约束,在与道家的政治斗争中处于不利的地位。无论是儒家学者还是对儒家思想在汉初的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儒学发展的同时,王臧等来自鲁地的儒家政治势力也试图结束黄老思想的统治地位,确立儒家思想的统治。这反映出随着时代的发展,以鲁国为中心的儒家思想还是在汉朝的政治生活中发挥出越来越大的作用,并在汉武帝时期开始成为中国的统治思想

鲁国文化对汉武帝“独尊儒术”的影响 着汉武帝时期“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思想开始成为中国的统治思想。

鲁地没有像战国七雄故地那样受到变法图强的时代精神的巨大影响。因此在汉武帝时期“独尊儒术”的过程中,鲁国文化就通过战国时期以鲁地为中心的儒家思想对整个“独尊儒术”的过程产生了重要影响。

建元五年,汉武帝“置《五经》博士”。建元六年窦太后去世后,汉武帝掌握实权,开始“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经过几十年的休养生息,广大民众沉浸在文景之治的幸福生活之中,各种社会问题也在不断暴露无为而治不利于国家的崛起和民族的复兴

在董仲舒的改造后,汉武帝时代的儒家思想已经不是旧的战国时期的儒家思想,而是吸收了包括法家在内的战国时期诸子百家优秀思想的儒法结合、儒表法里、外儒内法的大一统新时代儒家思想。

在“霸王道杂之”儒家思想的指导下,汉武帝对内推行推恩令,设立内朝,实行中央集权,坚持对一切工作的领导;对外任用能征善战的卫青、霍去病,一度解除了匈奴对汉朝的威胁。

在“霸王道杂之”儒家思想的指导下,汉武帝就可以将最广大民众从文景之治的幸福生活中带出,通过“海内虚耗,户口减半”的大规模有为行动使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让全世界感受到中华文明的伟大

其实战国时期鲁国历史的最大意义就是在战国时期“诸侯力征”的大背景下,通过封闭守旧、不思进取为中华民族保留了和其他客观因素一起影响中山国灭亡的与战国时期变法图强的时代精神相违背的儒家思想,为中华文明留下了根,最终实现了汉武帝时期中华文明的伟大与辉煌。

04结语

战国晚期,面对秦国的军事压力,楚国在向东退却的过程中先后将宋国、鲁国、越国的大片领土纳入版图,成为后来秦汉时期的“西楚”与“东楚”之地。

这对后来秦末汉初“东南有天子气”与“亡秦必楚”等观念的形成有重要影响。虽然战国小国的影响力不如七雄,但是由于楚文化的东渐和抗秦大后方的建立,曾经的战国小国如宋、鲁、越等的历史记忆对后来秦末汉初的历史走势的影响还是不容小觑。

越国在战国时期由于统治者的封闭守旧、不思进取,加之与中原的先进制度与文化相隔离,因此始终保持了春秋时期吴越争霸中的“轻死易发”精神。这可以视为项羽楚军中江东子弟破釜沉舟之勇武的精神先导。

宋国在战国时期通过“戴氏取宋”建立起和三晋、田齐一样的新兴政权,保持了强大的综合国力和战斗力,最终在宋王偃的领导下成为战国晚期国力最强大的小国。

这也为齐闵王败亡后楚国继承彭城、丰沛的力量,从而实现刘邦的“秦亡汉兴”奠定了基础。

鲁国在战国时期虽然统治者相对封闭守旧、不思进取,但却很好地保留了儒家思想,这一中华文明的根脉。至汉武帝时,通过董仲舒的努力与并战国时期诸子百家相结合,从而发展为以大一统为特征的儒法结合、儒表法里、外儒内法的新时代儒家思想

秦亡汉兴”之际,在秦国军事压力下,楚国向东退却。但在此过程中,整合曾经的宋国、鲁国、越国等故地的力量,遂成为“东南有天子气”的“西楚”与“东楚”之地,从而为亡秦、兴汉打下了重要的基础。

战国时期的东方各国具有比秦国更发达的文化,这种文化优势在楚文化东渐的整合中与宋国、越国故地的民性和精神力量相结合,最终在民众的反秦斗争中由东向西冲垮了秦朝的国家暴力机器

通过汉初的“无为而治”和汉武帝的“独尊儒术”,从而进一步做到了整个中华民族在文化上的整合、一体

合作伙伴:
主营产品:钢筋加工机械,混凝土构件成型机,路面抹光机/抹平机,自卸车/翻斗车,底盘和传动部件,挖掘机,硫化机,路面切割机,夯实机,旋耕机,混凝土浇注机,肥料生产机械,轨道交通设备,桩工钻孔机,路面开槽机,高压清洗机,柴油打桩锤,田园管理机,拖拉机,折弯机,其他工程机械,开沟机(器),沥青混凝土摊铺机,货车,更多 >>